資訊首頁(yè)  浙商追蹤 浙商檔案 浙商謀略 浙商傳奇 巾幗風(fēng)采 浙江商會(huì ) IT精英

杉杉鄭永剛:左手膽略,右手戰略

作者: 時(shí)間:2006年11月09日 信息來(lái)源:浙江民營(yíng)企業(yè)網(wǎng)

    他創(chuàng )立的杉杉品牌短短幾年內在中國服裝業(yè)確立了地位。從1993年到1999年,杉杉的主業(yè)西服曾在中國市場(chǎng)占有率連續7年保持第一,最高時(shí)占有整個(gè)市場(chǎng)份額的37%,杉杉的利潤率最高時(shí)曾達到行業(yè)平均水平的50多倍。今天,杉杉旗下?lián)碛?1個(gè)服裝品牌,兩家上市公司,總資產(chǎn)近50億元。身為杉杉投資控股公司董事局主席,47歲的鄭永剛在隨和之中時(shí)時(shí)顯露出幾分狂傲之氣。這個(gè)身材不高的壯實(shí)男人顯然極度自信,他很樂(lè )于標榜自己對中國服裝業(yè)的貢獻,更樂(lè )于標榜自己的決策能力和超前眼光。

      【鄭永剛】

    我在這個(gè)行業(yè)里面,可以說(shuō)絕大部分的一些所謂成功的經(jīng)驗,我們都是最早的。提出名牌戰略是最早的,市場(chǎng)網(wǎng)絡(luò )經(jīng)營(yíng)最早的。第一個(gè)到中央電視臺去打廣告,90年,那時(shí)候1700元錢(qián)30秒,在中央(臺)《新聞聯(lián)播》前后,據說(shuō)要六千萬(wàn)。我當時(shí)去中央電視臺,去那個(gè)廣告部姓董的那個(gè)女同志,她說(shuō)歷史上還沒(méi)聽(tīng)說(shuō)過(guò)服裝還要打廣告,我就最早的。那么后來(lái)包括建立股份制,轉制,推向上市,整個(gè)行業(yè)里面都是最早的,后來(lái)開(kāi)始用設計師,推出設計品牌,走國際化,多品牌戰略,在這個(gè)行業(yè)當中,因為你企業(yè)它需要就是不斷地發(fā)展壯大,最核心的問(wèn)題就是兩個(gè)字,叫創(chuàng )新。

      【配音】

    鄭永剛的狂傲與他過(guò)去的成績(jì)不無(wú)關(guān)系。他18歲參軍,最大理想是做個(gè)將軍。復員后一次偶然的機會(huì )他毛遂自薦當了一家國營(yíng)棉紡廠(chǎng)的廠(chǎng)長(cháng),由于工作出色,被調任寧波甬港服裝廠(chǎng)廠(chǎng)長(cháng),這就是今天杉杉的前身。1989年,鄭永剛接手這家廠(chǎng)時(shí),它還是一個(gè)員工不到300、虧損超過(guò)1000萬(wàn)元的小企業(yè)。經(jīng)過(guò)市場(chǎng)調研,鄭永剛發(fā)現,自己的企業(yè)技術(shù)實(shí)力并不弱,但缺乏響亮的品牌。

     【鄭永剛】

    我當時(shí)1989年5月23日去報到以后,它那個(gè)企業(yè),工廠(chǎng)大院里面有三棵杉樹(shù),這三棵杉樹(shù)挺拔瀟灑。有一個(gè)概念,比如說(shuō)男士的西裝挺拔瀟灑,杉杉特別爽口,當時(shí)就這樣去注冊了。然后就開(kāi)始提出爭創(chuàng )中國西服第一名牌,因為它原來(lái)這個(gè)企業(yè)呢,它的裝備和它的這個(gè)技術(shù),應該是達到國際水平,因為它最早引進(jìn)德國的杜克普設備,然后就是它等于完全給美國,給歐洲做加工。

     【配音】

    注冊了品牌,鄭永剛借錢(qián)在全國各地做廣告。在短缺經(jīng)濟時(shí)代,這種品牌策略取得了顯著(zhù)的市場(chǎng)效果。與此同時(shí),企業(yè)發(fā)展也日新月異:1990年杉杉提出無(wú)形資產(chǎn)經(jīng)營(yíng)理念,1992年構建起當時(shí)全國最大的服裝市場(chǎng)銷(xiāo)售體系,1994年全面導入企業(yè)形象識別系統,1996年成為中國服裝業(yè)第一家上市公司,1998年杉杉建成國際一流水準的服裝生產(chǎn)基地,1999年,杉杉總部從寧波遷到上海,鄭永剛稱(chēng)之為"戰略性升空",他將上海比喻成一片大海,到了大海,與鯊魚(yú)同游,杉杉可能會(huì )成長(cháng)得更快。

     【鄭永剛】

    99年1月份,首先就是隨著(zhù)企業(yè)的發(fā)展壯大,我們當時(shí)決定就是說(shuō)這個(gè)企業(yè)將來(lái)的發(fā)展戰略目標是現代化,國際化,大型化的產(chǎn)業(yè)集團,就是做實(shí)業(yè)的。那么如果要完成這樣的一個(gè)戰略目標,當時(shí)是2010年我們的經(jīng)營(yíng)規模要達到200個(gè)億。因此的話(huà),我們從寧波把經(jīng)營(yíng)總部就適到了上海。遷到上海的目的,實(shí)際上是來(lái)尋求,就是新的發(fā)展的機會(huì ),因為它(是)人才信息市場(chǎng)。

    【配音】

    一向好勝的鄭永剛經(jīng)常在商戰中做些令對手刮目相看的事情。"遷都"一完成,鄭永剛就開(kāi)始對服裝業(yè)這塊主業(yè)動(dòng)手術(shù)。首先,杉杉割舍了以前花七八億巨資建起的營(yíng)銷(xiāo)渠道,大規模裁減營(yíng)銷(xiāo)人員,相繼撤掉其遍布全國的分公司,代之以特許加盟銷(xiāo)售體系。這一巨型手術(shù)自1999年到2002年初,歷時(shí)三年宣告完成。其次,杉杉從服裝生產(chǎn)加工領(lǐng)域抽身而退,以前杉杉在寧波全資建立的五家服裝加工廠(chǎng)的大量股權和具體運營(yíng)權全部被轉移給外資公司或個(gè)人。杉杉將銷(xiāo)售和生產(chǎn)全部外包,只負責品牌的核心運作、推廣及服裝設計。這種經(jīng)營(yíng)模式在國際服裝界雖算不上領(lǐng)先,但在中國服裝界卻是超前大膽的舉動(dòng)。

      【鄭永剛】

    一般通常會(huì )說(shuō),你改了有風(fēng)險,其實(shí)你不改是最大的風(fēng)險,為什么呢?因為你已經(jīng)市場(chǎng)變化了,你的體制不變化。你的運營(yíng)機制不變化,能行嗎?肯定不行。

    【配音】

    然而這一次鄭永剛的自信卻在市場(chǎng)上碰了壁。2000年,就在杉杉推行激進(jìn)改革措施的第二年,追趕杉杉多年的雅戈爾取代了杉杉市場(chǎng)份額第一的位置并保持至今。以往在市場(chǎng)上自視強大的鄭永剛這次是否遭遇了滑鐵盧?

    【宣傳片】

    大刀闊斧,激進(jìn)改革,是對還是錯?

    方:你認為這個(gè)五年轉型是成功還是不成功?

    外包計劃,遭受質(zhì)疑,是進(jìn)還是退?

    方:你有沒(méi)有感覺(jué)使不上勁,或者是不好掌控?

    品牌營(yíng)銷(xiāo),如何致勝?請繼續收看《中國經(jīng)營(yíng)者》。

      【配音】

    5年前,杉杉大刀闊斧進(jìn)行改制,將生產(chǎn)和銷(xiāo)售全部外包,一心鉆營(yíng)品牌運作。在鄭永剛看來(lái),以往產(chǎn)供銷(xiāo)一條龍的模式只適用于短缺經(jīng)濟時(shí)代,現在服裝業(yè)已經(jīng)變成買(mǎi)方市場(chǎng)。品牌多,消費者更理性,競爭更加激烈。為了適應新的市場(chǎng)環(huán)境,把生產(chǎn)外包可以節約大量人工費和生產(chǎn)設備投資。把銷(xiāo)售外包,特許加盟商自己投資建店,由于要承擔經(jīng)營(yíng)風(fēng)險,它們會(huì )更盡心盡責做好銷(xiāo)售,這樣,杉杉不僅沒(méi)有了銷(xiāo)售壓力,也不再會(huì )有庫存積壓的問(wèn)題。但是轉型5年來(lái),杉杉品牌的西服、襯衫等相繼丟失市場(chǎng)第一的份額,與此同時(shí),雅戈爾、羅蒙、報喜鳥(niǎo)等對手迅速崛起,轉型后的杉杉面臨的壓力越來(lái)越大。

    【方宏進(jìn)】

    你是杉杉的當家人,你很客觀(guān)地給大家一個(gè)答案,你認為這個(gè)五年轉型是成功還是不成功。

      【鄭永剛】

    我覺(jué)得這五年是非常成功的,改革需要的就是需要有一個(gè)大家接受的過(guò)程,一個(gè)時(shí)間,再一個(gè)就是改革需要付出的一些成本。但是付出的成本為的是更好地賺取它的效益,而不是說(shuō)它給它推向反面,當然有一定的風(fēng)險。我們這個(gè)改革實(shí)際上不是你首創(chuàng ),而是這個(gè)國際化的企業(yè)已經(jīng)完全成熟了的經(jīng)驗和模式,我只是在中國企業(yè)行業(yè)當中,走得比較早。

      【方宏進(jìn)】

    現在杉杉在西裝的銷(xiāo)量上,排位已經(jīng)處于第二位了,你覺(jué)得還要努力呢,讓它恢復到第一呢,還是覺(jué)得這樣也挺好,你是什么樣心情。

    【鄭永剛】

    我覺(jué)得這個(gè)不可能,因為我不希望我的杉杉的西裝做到什么第一,我現在這個(gè)杉杉現在的設計,和它的品質(zhì)品位,正在不斷地提升,因為市場(chǎng)它是寶塔形的,你這量越大,你的這個(gè)檔次和品位,就消費者的要求,相對來(lái)講就往下降。所以我們現在目標就是能夠(品牌)再提升,能夠把這個(gè)產(chǎn)品能夠走向國際。所以西裝的量如果再往大的方向發(fā)展的話(huà),它會(huì )做到農貿市場(chǎng)去。所以我不希望杉杉往下面走,希望它能夠往上走。

     【配音】

    鄭永剛堅持認為,現在中國服裝業(yè)的領(lǐng)袖企業(yè)還是杉杉,不是雅戈爾。他認為,真正的行業(yè)領(lǐng)袖并不是銷(xiāo)售量最大的企業(yè),而是不斷走在行業(yè)前面、以模式創(chuàng )新推動(dòng)行業(yè)發(fā)展、在事實(shí)上制定著(zhù)行業(yè)標準的企業(yè)?,F在的杉杉比以往更加強大,旗下共有21個(gè)服裝品牌,包括3個(gè)自創(chuàng )品牌,9個(gè)國際注冊設計師品牌,8個(gè)國際合作品牌,以及核心品牌杉杉,而且這個(gè)數字還在繼續增加。

    【鄭永剛】

    我還是最大,我用什么樣的方式做最大?我用多品牌做得很大,因為我其他幾個(gè)品牌,它都不在這個(gè)統計范圍內,應該這樣說(shuō),就是統計口徑還是計劃經(jīng)濟的老體制。過(guò)去大家只認識我們是杉杉品牌,實(shí)際上我們到現在為止我們有21個(gè)品牌,一個(gè)品牌團隊,比過(guò)去是做得更大,而且是做得更強。

      【方宏進(jìn)】

    像登喜路,像范思哲,它們就是一個(gè)品牌,沒(méi)有一下弄二三十個(gè)品牌,為什么它們能做成世界上這么大的公司,而您非要不努力地把杉杉做大,而是一群品牌上來(lái)呢?

    【鄭永剛】

    世界服裝大牌有十六個(gè)大牌,實(shí)際上就是LV集團的,就是絕對控制奢侈品,品牌,世界上就是兩大集團控制,它就是多品牌,國際化,它最終控制奢侈品的十幾個(gè)牌子,都是一個(gè)集團的,而且歐洲這樣做的,美國也是這樣做的,一個(gè)大的服裝公司,或者服裝集團,就是一個(gè)著(zhù)名的服裝集團,基本上都控制著(zhù)十幾個(gè),二十幾個(gè)的牌子,這就是真正的它是一個(gè)多品牌,國際化。它一般來(lái)講,都是大的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它是公眾公司,有些上市公司是投資銀行占了大股,所以它也是一個(gè)投資的概念,它是一個(gè)資本動(dòng)作的概念,但是它的品牌是獨立的,品牌是受它(集團)控制下的,獨立的經(jīng)營(yíng)體,你所看到的是它的經(jīng)營(yíng)體,沒(méi)有看到它背后的控制的財團。

      【方宏進(jìn)】

    你為什么把杉杉變得好象很靠后,讓那些品牌都分別的,沒(méi)有杉杉的影子在,這個(gè)是怎么一個(gè)考慮呢,為什么不都讓這些名牌明顯的讓別人知道,杉杉在它后面?

      【鄭永剛】

    所以這個(gè)是一個(gè)觀(guān)念的差異,就是很多人都想表現自己,比如說(shuō)我跟誰(shuí)合資的,然后這個(gè)品牌,象卡拉威品牌,其實(shí)就是找杉杉卡拉威,或者我就不希望這樣,因為為什么呢?因為它是原汁原味的,我只是在經(jīng)營(yíng)上,在制造這方面,我是資本,我是投資者,它原來(lái)的這個(gè)品牌文化,它的技術(shù)的理念,我覺(jué)得還是要走它獨特的品牌的路線(xiàn)。

     【方宏進(jìn)】

    你這么做,你只是通過(guò)這個(gè)品牌賺到了該賺的錢(qián),但是最后在無(wú)形資產(chǎn),在中國人心目中累積起的那個(gè)品牌的價(jià)值還都是外國人的,這個(gè)你會(huì )上算嗎?

      【鄭永剛】

    但是從另外一個(gè)角度講,那么你自己原創(chuàng )的品牌也在提升,如果你要不跟那些這個(gè)設計,運作,比較國際化的企業(yè)合作,那你靠你自己的摸索,你自己的原創(chuàng )品牌能提升嗎,這個(gè)肯定不行的,你需要跟人家合作,你學(xué)會(huì )本領(lǐng)的,最終你有自己的原創(chuàng )品牌,你能夠提提升自己,而且通過(guò)國際化的商務(wù),把你的品牌帶向國際世界,這都是雙贏(yíng)的。

      【方宏進(jìn)】

    但你現在除了品牌,其他的都是借助別人的渠道,你有沒(méi)有這種感覺(jué)使不上勁,或者是不好掌控?

     【鄭永剛】

    沒(méi)有,全部在掌控之中,第一服裝的核心是什么,是品牌,它的核心價(jià)值是品牌,再一個(gè)就是網(wǎng)絡(luò ),對吧,那么其次才是你的工廠(chǎng)的品質(zhì),實(shí)際上中國現在的服裝加工的,它的制造水平已經(jīng)達到世界水平了,這樣的話(huà),你用技術(shù)要求,用你的標準,你可采購到??梢哉f(shuō),成本最低的產(chǎn)品,你不一定要所有的工廠(chǎng)自己開(kāi)。第二個(gè)問(wèn)題,誰(shuí)符合什么樣的條件,你才能夠做我的加盟商,我是有條件的,而不是無(wú)限的,或者是根本失控的,我是完全在掌控之中的,是吧,整個(gè)這個(gè)網(wǎng)絡(luò )是我們自己的,只是你在某一個(gè)點(diǎn)上,這一塊,是授權給你經(jīng)營(yíng)的,但是后面還有次加盟商,就是大批量的次加盟商,跟我們之間保持(關(guān)系),如果一旦發(fā)生這個(gè)加盟商有問(wèn)題,完成不了這個(gè)地區的營(yíng)業(yè),或者是誠信,那么我們就是很快,很快就是根據我們的簽約來(lái)調整我們的就是特許加盟商,這樣的話(huà),實(shí)際就是完全是掌控的。

    【配音】

    鄭永剛認為,中國要想涌現出世界級企業(yè),關(guān)鍵在于能否提升在價(jià)值鏈上利潤最豐厚和最關(guān)鍵環(huán)節上的競爭力。在服裝行業(yè),這個(gè)最關(guān)鍵環(huán)節就是品牌營(yíng)銷(xiāo)。這次杉杉大膽"瘦身",目的就要輕裝上陣,進(jìn)一步提升核心競爭力。根據美國外包協(xié)會(huì )統計,外包協(xié)議使得企業(yè)成本減少9%,而能力和質(zhì)量則上升15%,但是,外包也會(huì )帶來(lái)一系列風(fēng)險,比如如何保持加盟商的忠誠度,應收帳款延期支付,企業(yè)溝通和協(xié)作出現障礙等等。

      【宣傳片】

    立足服裝,多元投資,杉杉面臨巨大的挑戰;

    鄭:到了上海以后呢,我們決不是做單一產(chǎn)業(yè)的一個(gè)集團

    陌生領(lǐng)域,放權經(jīng)營(yíng),鄭永剛將面臨怎樣的風(fēng)險?

    方:把相差這么大的一個(gè)行業(yè)又經(jīng)營(yíng)起來(lái),你中間這個(gè)變化痛苦嗎?

    請繼續收看中國經(jīng)營(yíng)者。

      【配音】

    將軍不需要沖鋒陷陣,但必須指揮有方。在管理企業(yè)上,鄭永剛一直把自己定位為"將軍",也就是戰略制訂者。類(lèi)似服裝外包上的經(jīng)營(yíng)風(fēng)險等,鄭永剛都交給下屬打理,而他自己則專(zhuān)注于制訂企業(yè)的長(cháng)遠戰略。他認為,有了正確的戰略,才是企業(yè)最大的安全保障。杉杉到2010年的目標是要成為一個(gè)總資產(chǎn)達200億元人民幣的現代化、國際化大型產(chǎn)業(yè)集團。單靠服裝產(chǎn)業(yè)顯然無(wú)法實(shí)現這個(gè)目標,來(lái)到上海后,鄭永剛將杉杉母公司提升為投資控股公司,下設服裝、高科技和投資三大板塊,力求實(shí)現多元化發(fā)展。

      【鄭永剛】

    到了上海以后呢,我們決不是做單一產(chǎn)業(yè)的一個(gè)集團,而是我們開(kāi)始涉足到新材料新的能源的,高科技的一個(gè)領(lǐng)域。我們請了大量的領(lǐng)域的最專(zhuān)業(yè)的專(zhuān)家來(lái)做這個(gè)負極材料正極材料,隔膜材料,理殼,電解液,我們的戰略目標就是要把它做成新能源新材料當中的世界上最大的電池材料,綜合材料供應商。這就是我們現在的高科技這一塊。當然也是我比較關(guān)心的一塊,第三塊就是做投資,就是參與一些重組啊,兼并啊,參與一些投資方面的領(lǐng)域。那么這就形成了三大版塊。

      【方宏進(jìn)】

    從一個(gè)服裝起家的企業(yè),它要多元經(jīng)營(yíng)呢,可能也是向上下游去拓展,你怎么一下子會(huì )選擇新材料新能源?

      【鄭永剛】

    完成資本原始積累的企業(yè),它不可能就在一個(gè)服裝產(chǎn)業(yè)里面,無(wú)限擴大,所以它就是需要拿出一部分的完成了自己的資本,去投資高新技術(shù)。當然這是有風(fēng)險的,反過(guò)來(lái)講風(fēng)險你通過(guò)論證,通過(guò)對市場(chǎng)對技術(shù)的可行性分析,你覺(jué)得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把握,你應該上。所以我現在,這個(gè)鋰電池負極材料,現在的我們的地位叫自主知識產(chǎn)權。國家863的課題,現在是上海2003年叫做示范國家級的示范工程項目,這是絕無(wú)僅有的。這個(gè)領(lǐng)域當中就只可以有一個(gè),我們還取代進(jìn)口,我們的技術(shù)達到了世界同步。你說(shuō)這個(gè)好東西啊,就是這么好,而且我從來(lái)沒(méi)有參與過(guò)經(jīng)營(yíng)和管理,我就是作為一個(gè)投資者,我引進(jìn)一些專(zhuān)家,引進(jìn)一些經(jīng)營(yíng)的精英,這里面差不多博士生博士后教授一大把。它就是這么做的,它跟服裝之間毫無(wú)關(guān)系。

     【方宏進(jìn)】

    可能大家的疑問(wèn)就在這兒,你覺(jué)得你從做服裝那時(shí)候的經(jīng)營(yíng)管理產(chǎn)生的經(jīng)驗,對真正經(jīng)營(yíng)這種高技術(shù)企業(yè)有幫助嗎?

    【鄭永剛】

    杉杉的品牌效益這個(gè)對于一個(gè)高新技術(shù)產(chǎn)業(yè)化,是有非常大的影響和幫助的。因為杉杉人家覺(jué)得是一個(gè)服裝的名牌企業(yè),它有實(shí)力,它有誠信,這一點(diǎn)它是可以借鑒的。它不是說(shuō)一個(gè)人去做服裝,又去做高科技,又去做投資,那是不可能,一定會(huì )失敗。但是你作為你一個(gè)投資戰略家,讓一些專(zhuān)業(yè)人員,讓一些專(zhuān)家去做最專(zhuān)業(yè)的技術(shù)產(chǎn)業(yè)去做,你把他用好了,決策用人,我覺(jué)得你這個(gè)成功的概率會(huì )非常大。

      【方宏進(jìn)】

    這里可能大家就會(huì )有很多這方面的疑問(wèn),因為中國的企業(yè)家其實(shí)很多人做到一定的程度,其實(shí)都想多元化,但是這個(gè)多元化呢,摔跟頭的,跳進(jìn)陷井里的比比皆是,我聽(tīng)你剛才的講法,你怎么就能那么輕松的就從一個(gè)專(zhuān)門(mén)做服裝的企業(yè)老總一下子升級升到一個(gè)投資做戰略管理,而且又把相差這么大的一個(gè)行業(yè)又經(jīng)營(yíng)起來(lái)?你中間這個(gè)變化痛苦嗎?

      【鄭永剛】

    我這一攤,作為投資控股公司。決策用人,機制創(chuàng )新,控制資本,企業(yè)文化整合,就是做這些事兒。我不參與它的經(jīng)營(yíng),因為你這個(gè),尤其是企業(yè)投資多元經(jīng)營(yíng)以后,為什么很多人他干著(zhù)干著(zhù)就失敗了,什么原因。最根本的問(wèn)題,就是說(shuō)他過(guò)去創(chuàng )業(yè)的時(shí)候,作為某一個(gè)行業(yè)成功了,然后他就開(kāi)始去投資其他產(chǎn)業(yè),他就又深入下去,又開(kāi)始憑自己的經(jīng)營(yíng)經(jīng)驗,然后來(lái)進(jìn)行運作。所以到另外一個(gè)領(lǐng)域,就砸了。那么從我這個(gè)角度來(lái)講,具體經(jīng)營(yíng)和管理一定交給專(zhuān)家,你只能作為投資者,不但不能參與,甚至于你都不能去看,就這個(gè)企業(yè)它不需要你的時(shí)候,你去,等于去干涉,等它企業(yè)需要的時(shí)候,你就是支持,你服務(wù)好,支持好,因為它企業(yè)是以制度化,作為一個(gè)制度來(lái)管理。我們找不到制度的時(shí)候,我們要修訂制度,增加企業(yè)的這個(gè)規章制度,那么重大的決策,我們需要共同來(lái)討論。

      【方宏進(jìn)】

    那么您剛才前面講的,就是說(shuō)企業(yè)要充分地放權呀,讓專(zhuān)家區經(jīng)營(yíng)具體一攤攤的東西,那么這當中你有沒(méi)有擔心失控,等你發(fā)現,事情已經(jīng)很?chē)乐亓?,失控這樣的事例?我們請專(zhuān)家,那么專(zhuān)家這個(gè)團隊,他必須擁有相對的股權。他沒(méi)有錢(qián),我們可以借他錢(qián),但是他要用他的所有資產(chǎn)作抵押,他有一定的風(fēng)險。第二個(gè)我們的財務(wù)是獨立體系,財務(wù)在日常經(jīng)營(yíng)當中,它是企業(yè)總經(jīng)理可以指揮的。非正常情況下,它是財務(wù)總監獨立一條線(xiàn),獨立系統。它的工資,它的獎金不在這個(gè)企業(yè)了。他是總公司派屬的,所以這樣的話(huà),他是相對從信息來(lái)講,從財務(wù)控制來(lái)講,我們是非常嚴格的。一般情況,我們都是兩年到三年,就要輪換,輪崗。然后每半年,就有總部有一個(gè)審計部門(mén),嚴格的審計。對你的企業(yè)的經(jīng)營(yíng)業(yè)績(jì),給予嚴審計,這樣的話(huà)就是說(shuō),再加上它制度化管理,它都有很多的規范制度,所以這個(gè)企業(yè)是在可控掌控范圍內而放權,放的經(jīng)營(yíng)和管理權,就是經(jīng)營(yíng)權,放開(kāi)經(jīng)營(yíng)放開(kāi)手腳,作為總部來(lái)講,不斷的給它支持,這樣使他的企業(yè)有一個(gè)非常大的經(jīng)營(yíng)的空間。

    【配音】

    盡管高科技領(lǐng)域相對服裝來(lái)講利潤更高,但鄭永剛說(shuō)他不會(huì )放棄服裝業(yè)務(wù),到2010年時(shí),預計服裝板塊仍將占據杉杉主營(yíng)收入的30%。

     【方宏進(jìn)】

    不管是媒體也好,老百姓也好,喜歡往這個(gè)企業(yè)家上面貼一個(gè)商標,說(shuō)這個(gè)人柳傳志做電腦的,史玉柱賣(mài)保健品的,我希望以后人家往你身上貼一個(gè),這個(gè)鄭老總是干什么的?

      【鄭永剛】

    我覺(jué)得我應該還是給我貼的做服裝的比較合適。服裝將來(lái)我們不但不會(huì )丟,而且我們目標還是繼續要從服裝板塊來(lái)做成,至少在中國還是繼續要占有龍頭老大的地位。

     【方宏進(jìn)】

    那么您現在能不能給我們觀(guān)眾一個(gè)遠期的一個(gè)描述,杉杉這個(gè)品牌有沒(méi)有可能,在什么時(shí)候變得像登喜路,范思哲,阿曼尼這么有名,有這種可能性嗎?

      【鄭永剛】

    我覺(jué)得杉杉這個(gè)品牌,我們的目標就要把它推向國際化,但是跟這些,現在歐洲的這些奢侈品比,我覺(jué)得至少在近期內是很難達到它的目標,但我們要踏踏實(shí)實(shí),第一步,先從中國的名牌讓國際市場(chǎng)去接受,/將來(lái)的話(huà),有沒(méi)有可能就是說(shuō)也不一定是杉杉品牌,可能是杉杉旗下的其它更時(shí)尚的一些原創(chuàng )品牌,它可能會(huì )走向國際,可能會(huì )使得它的品味和檔次更加提升,我覺(jué)得這個(gè)我們就是這樣的一個(gè)目標和這樣的一個(gè)理想。

  • 62人
  • 0人
最新文章
版權和免責聲明:
1.凡注有“浙江民營(yíng)企業(yè)網(wǎng)”的文章,均為浙江民營(yíng)企業(yè)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
2.未注明來(lái)源或轉載自其他媒體的文章,本網(wǎng)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zhù)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或證實(shí)其內容的真實(shí)性;如果您認為文章有可能損害您的利益或知識產(chǎn)權,請與我們聯(lián)系。

關(guān)于我們 | About zj123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 建議留言 | 網(wǎng)站地圖 | 聯(lián)系我們 | 最新資訊

客服:0571-87896971 客服傳真:0571-87298208 543059767 1091140425

中國電子商務(wù)網(wǎng)站百強 © 2002-2012 zj12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網(wǎng)監網(wǎng)監

浙ICP備11047537號-1